soobubble

1.牵手

都燦啾:





/补一下612 ><
/我来搞30题了><
/需要回应补充养分><
/喜欢cd的都是可爱的人儿





如果愿望可以实现的话,朴灿烈希望是现在。

眼前的都暻秀正因为太阳长时间暴晒流失水分而站在电风扇前大口大口吸气吹风,黑色衣料呼哧呼哧贴着腹部肌肤颤抖,稀释热气,看起来有一点累。

朴灿烈想,试着做点什么,在大家面前。

但实现的机率是0%。

他只好轻呼一口气,确定自己的心脏不再跳这么快之后,抓住背后的衣角把人硬生生搬离向后0.5m。都暻秀转过头,不解和疑惑用向上抬起的眉毛和瞪大的双眼演绎。

“出了汗不要这样吹,会感冒。”

抓着他的衣角也是一种炫耀吧,朴灿烈的手贴住都暻秀最近行程太多有些削瘦的背,占有的意味很明显。

被限制自由的人反而放松下来,站直身体抬起头,才发现距离有点近,是高一点的人垂下头就可以亲到他的样子。

他呼出一口气。

“你不热吗?”

消失在尘埃中。

演播厅的出口处传来吵闹声,一些工作人员边说着话,朝内里走了进来。风扇的位置在演播厅后方,不仔细看的话发现不了人。但朴灿烈还是习惯性的一刹,把贴在都暻秀身上的手拿下来插进口袋里,又确认他们都走了之后才转过头来。

奇怪的行为是因为,大咧咧的性格认知里如果恋爱了就顺其自然,比起两个人的世界甜蜜玩乐,更希望得到所有人的祝福,虽然可能会被亏「谈恋爱有什么了不起的」,但他就是觉得,很了不起,因为喜欢他的不是别人,是都暻秀啊。

「根本说不通,你和都暻秀不可能的啦。」任谁看都大致能说出这样的推测。

他知道,是他太吵了吧,对于小可爱来说自己应该是火星撞地球的程度,所以他们是秘密恋爱,他暗自决定,在宿舍不行,队友前保密,外面更是禁忌。完全遵守朴灿烈自己制定的「都暻秀和朴灿烈恋爱规则100条」。完成任务的话会很骄傲。如果细心一点,都暻秀应该能看见朴灿烈在满足时身后使劲摇的尾巴。

没有,他的小可爱根本不在意这件事。

比起这个,都暻秀现在盯着地上的鞋想,朴灿烈为什么要后退一步。

“嗯?” 头顶传来继续对话的讯号,都暻秀只好又抬起头,风吹过喉咙,有点干涩。他张了张嘴,想想又觉得刚才的话好像没有什么必要再重复一遍,索性就着姿势盯着那张五官比昨天更加深邃一些的脸。

朴灿烈更不解,眼珠在都暻秀的嘴巴和眼睛之间来回切换,“你刚说什么?”

向着自己的瞳孔里一汪春水带些红,话和石头都扔了进去,没有水花没有力气,只是往下沉,低到万丈深渊心底,那里还有很多颗树在发芽,也是他种的。

都暻秀的手举了起来,贴在微微出汗的脸上,没动。

朴灿烈吓了一跳,也不敢动。

都暻秀烦,低沉的频率和无辜的脸明明不搭,但为什么每次开口都穿进自己的心脏敲锣打鼓啊。他想,只是想,潜意识在想,没有察觉身体做了什么,也没注意嘴巴说了什么。

“好热。”桃子味的湿气吐在脸上,朴灿烈腿一软,“这样也不能吹吗?”

朴灿烈最受不了听他这样说话,不是撒娇,都暻秀说他不会,却一个字是一剂强有力春药,打在自己肾上腺素里混合发酵,不如直接接吻10次镇定一些。

“暻…暻秀啊...你…你离远一点…”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暧昧不清,朴灿烈赶紧接上。

“我说…风扇。”

手和脸两间细嫩的皮肤还在不同所属人身上互相摩擦,脸颊不自然的一抹红好像是被蹭出来,快要破皮了。

被朴灿烈可爱的模样逗笑,也跟着仰起头傻笑起来。嘴里的心形透着风,吹在耳朵边痒痒的。

都暻秀把手放下前忍不住捏了捏,朴灿烈「嗷嗷」的揉着脸。

明明力道不是很重,但总被夸张地放大。

又笑得更开心了。

风扇重新被搬到跟前,吹起来的风把这次打歌的夏威夷风衬衫挤得鼓鼓的,红色面料上印满一个印第安男孩穿着草裙叉腰擦汗,倒是很符合现在的模样。汗水已经基本上蒸发完全,消失在干燥的季节里,都暻秀这会只是在享受被某人允许后的愉悦。



但也只是几分钟,第二遍录制的时间。

夏天的季节,新歌歌词好像带来相反的效果,晒得空气更加燥热了。舞蹈是4、5月每天和大家在练习室苦出来的成果,节奏和动作比之前专辑快些,连续跳上几遍也开始要接受喘得有点辛苦的事实。

但朴灿烈很喜欢这首歌。他曾经和都暻秀说过,问他最喜欢哪一句歌词,但得到的回应是「我都很喜欢啊。」什么嘛,一点都不懂他的心,明明是那句,那一句。

밤은 깊어도 더 빛나는 너
夜色越黑暗 你就越闪烁

너의 그 눈빛이 다 내게 말해
眼神里的光芒不断对我说

喜欢的原因很简单,这句是第三段的转音,他一直都最喜欢转音,配上都暻秀的音色,加上唱这句的时候,只有都暻秀一个人站着,他蹲着的位置又正好在脚下,可以直接抬头看那几秒只有在床上才能见到的情欲瞬间。

「对不起骗了大家,唱这句的人是属于我的。」如果可以拿上话筒对所有人宣告,他已经背好说辞了。

他是这么想的,但他觉得都暻秀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朴灿烈照常在这6秒时间蹲下仰头享受超级摇滚区的情色慵懒,这点时间就够了,充完电足以再跳612遍。所以当他看到都暻秀没有像排练的时候一样双手合十闭上眼唱歌,而是在「你」的音时故意看向自己,然后把手指向自己的时候。

完全,愣住了。

根本是在朴灿烈心里开上一枪的程度。

朴灿烈甚至觉得已经听不到音乐了,虽然下一句是钟大唱,但是钟大在哪?他开始唱了吗?他要站起来了吗?怎么腿这么软。

啊,不行,站不住,他得撑着地板停一下。后颈出汗了,好像是桃子味的,不是他的,是暻秀的吗,为什么在他身上。

都暻秀用6秒时间,在朴灿烈心里点了一把火。

但在他眼里,只看到朴灿烈瞪着他的桃花眼,头不自然的向右撇了两下。都暻秀有一点点失落,「因为是分给你唱,我就放过公司了。」难道不是这句吗?

都暻秀最喜欢这句了,拿到歌词分配的时候正戴着黑框眼镜坐在沙发上,他总是会花上一段时间研究歌词想表达的意思,但他一眼就看到这两句了,咬着笔头想自己为什么喜欢,想了很久。后来是怎么回房间的床上睡觉的,他好像也不是很清楚。

现在问题不是这个,他想不通刚才朴灿烈给的反应,以至于最后一段副歌都在懊恼。

repo的推文里满地都是,「暻秀好像在思考最后一段怎么唱,皱起了眉头。」「太可爱了吧,都暻秀竟然皱着眉头唱完的歌。」「他肯定觉得自己没唱好,不然为什么皱眉头ㅠㅠㅠㅠ」

所以在唱完歌关灯的那几秒他又做了个决定。

最后的定位离朴灿烈隔了一个人,这让这件事做起来有一点困难,但还好是无念无想的钟仁弟弟。他向金钟仁使了个眼色,顺利的站在了朴灿烈旁边。朴灿烈有个习惯,每次唱完歌都会沉浸在刚才的音乐里,特别开心,结束后径直走向后台,以至于没注意到身边换了人。

静谧的瞬间和昏暗的视线,完美的犯罪现场。

都暻秀跟了上去,走在人群的最里侧,朴灿烈的手垂在腿边一摆一摆的,他把右手附和上去,等待朴灿烈的手包裹住自己,毕竟这人的手真的比自己大很多,这点他还是承认的。

朴灿烈吓了一跳,下意识想挣脱,但左手传来的手劲好像在哪里感受过,他转过头,看清是谁后,睁大比平常更夸张的眼,惊吓的程度到连嘴也不自觉微微张大,他根本还没从前面的状况里完全清醒过来,现在都暻秀又在干嘛?

倒是制造浪漫的人脸上若无其事,平常的样子除了重新把手扣进大手里十指交缠外,仿佛没有任何事发生。

如果一定要说哪里不对的话,都暻秀的脸颊上有两块和腮红色号不一致的红晕。

大个子的演技还没这么好,还不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他趁大家涌入混乱后台,把都暻秀连带着扯进没人的备用休息室。确定门锁上后,对着罪魁祸首举起还没松开的手。

“都暻秀,这是,什么?”

但罪犯没打算坦白从宽,他甚至扬起头对着朴灿烈嘻嘻笑了起来。

红晕在休息室的灯光下更明显了,朴灿烈咽了下口水,小声叫嚣。“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被别人看到我们就死定了。”

“看到就看到呗。”朴灿烈的衬衫上好像沾了一点今天午饭的酱料,都暻秀伸手试着把它抠下来。

“都暻秀,”朴灿烈惊吓度数又加10分,抬手附在他的额头上,“你是不是喝醉了?还是发烧了?”

都暻秀轻轻甩开他的手,“没有。”

“那你肯定就是疯了,我的天...我要怎么和容珉哥讲都暻…”

「啾」

朴灿烈剩下的话被都暻秀踮起脚尖送上的唇吃了进去,湿润度不一样的嘴唇在对上时粘结在一起,花了都暻秀0.1秒连着对方的唇也舔了几下才分开。

“吵死了。”

站定脚尖,主动亲吻的人挤开挡在门口的「怪物」,握着门把,沉默了一下,低头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跟谁说,“你等会再出来。”

计划是帅气的说完后逃离犯罪现场,却忘了对方是比自己体型和力量大很多的朴灿烈。身体跟着惯性被拽在手肘上的大手带了回去,倒在那人的身上。





墙上的时钟听得见声响。


“你说谁吵?”居高临下,收紧手臂,在耳边。

只有一次机会,现在是大失败,脸肯定很红。都暻秀用手挡住,靠在朴灿烈胸前。鼻尖竟然开始慢慢传来山泉薄荷香水味,可恶,还是他挑的。

朴灿烈只能看见留了两个月才出现的发旋,软绵的头发附在圆乎乎的脑袋上,想咬一口。

他对着闷闷的一团桃子,“告诉我,你怎么了?”

“…”

“你不说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怀里的人开口的时候好像自己被锤了一下,痒痒的。

“……你不是说你很喜欢那句吗,但你唱不到。”解释话语带着赌气声调,听着真明显。“那我就送给你啊,但你那是什么反应。”

倒是质问的人被问倒了,朴灿烈不解,“什么什么反应?”

“这样,”都暻秀立刻抬头模仿起来,“好像被雷劈了一样,真难看。”

这个模仿看起来并没有很成功,高个脸上的眉头更皱了,像揉在一起发酵了两天的面团。“我哪有这么丑,我可比你帅多了。”

又用头点了点都暻秀的手,“那这个呢?”

都暻秀顺着他的方向望去,用了1秒钟才明白朴灿烈指的是什么,回给他一个「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表情。

“怎么了…你不是很想和我做看看吗?在大家面前牵手。”

都暻秀知道这件事,不用问谁,那家伙的眼神实在太明显了,很多次都暻秀想要试着做看看,但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准备附和他的时候,就看见那家伙一副试图揍自己出现这个想法的模样,用一只手打另一只手,又摸摸自己的头,被发现的话就开始假装在玩石头剪刀布。

唉,他这个白痴。

为什么不问问呢,既然已经突破这么多障碍在一起了,是可以知道你所有想法的人了吧,就算实现的希望南辕北辙,只要你真的很想,我也会愿意努力试试看啊。

笨蛋,我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喜欢你好不好。

朴灿烈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都暻秀觉得就是现在,他试图挣脱出朴灿烈的怀抱,“我可以走了吧。”

“暻秀啊,”朴灿烈沉浸在心头热里,更加收紧了手臂,是感受两人温度最佳的姿势。

“谢谢。”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大事不妙。

都暻秀努力把头向后仰想拉开两人的距离,想看清他的脸。

“朴灿烈,你要干嘛。”

“但是,接吻不是这样接的。”

“什...唔…”

朴灿烈把脸靠上去,吻上眼前因为努力辩解脸上红潮一阵盖过一阵的小可爱。

反正这间休息室不会有人来。







End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