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bubble

这两个人好可爱ㅠㅠ哭晕在厕所😭

☻: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我zqsg的心动了

去接崽崽高中毕业的林先生

妈耶

围巾

大衣

顺毛

黑发

今天也是为林在范心动的一天

今日糖🍬崽崽把V比出来 在蹦身体就自动反应乖乖的把下巴靠上去了 超可爱啊🐶

鬼片当然是配合荣宰食用更佳啊

晨憬:

ᕕ(ᐛ)ᕗ恶作剧之吻卡文了(理直气壮)

QAQ对不起嘛,我也不想的

但是有速打小甜饼,哭唧唧
------------------------------------------
-

“啊……本来确实是邀请荣宰去看了来着,但是被好好的拒绝了呢”

崔荣宰听到这话正在往头上戴发箍的手顿了一下,那长长的兔耳就软趴趴的耷拉在了他的头顶

用膝盖想都知道那边又在和粉丝说什么了,真是……

说实话林在范想去看昆池岩这件事崔荣宰不是不知道,但是他完全没想到林在范真的会邀请他一起

“我不去,真的不去!”

结果从几天前开始每次签售都会有没眼力见儿的粉丝问他们想不想去看昆池岩。结束后林在范就标准的遗憾脸,两条眉毛垮下来,那双撩人的眸里满满的都是满足不了的期待,然后外加叹一口仙气

“唉……本来……”

“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这磨人的本领一定不是跟我学的,一定不是!崔荣宰委屈巴巴的想

结束签售后离队的二人戴上帽子口罩就溜了,崔荣宰跟在林在范身后握拳默默发誓:“不睁眼睛就好了,不睁眼睛”

林在范一路都非常淡定,淡定的买了爆米花,淡定的拉着崔荣宰一起在座位上坐好,淡定的看完了开场

淡定的任由自己的右手被紧张的崔荣宰攥的通红

“哥……什么时候开始高能啊?”

林在范:“远着呢吧”

崔荣宰咽了口口水,手刚刚伸到爆米花筒里,音效作死的加大了音量,咚的一声吓得他直接撇了一把爆米花然后两只手都紧紧的握住了林在范的右手

林在范有点好笑地偏头看着他,捏了捏他的手心以示安慰

到了后来整个电影走向高潮,崔荣宰都感觉到坐在他右边的人牙齿打颤的声音了,他不由得就往林在范这边又靠了靠

画面开始频繁的出现高能,崔荣宰终于受不住了,拱着小脑袋就往林在范的怀里钻,终于被隔着一个座椅把手的林在范尽最大可能的紧紧搂住

他的脸贴在林在范的右胸口,离左心房还有些距离,但是却分明听到了扑通扑通扑通的声音,急促又美好

电影里的尖叫还在不停的钻进耳朵里,身前身后的惊呼也让他的神经十分紧绷,这时他就听到了林在范从胸腔传来的震动

崔荣宰捂着耳朵抬起头,映入眼眸的是林在范垂着眸看他的样子。嘴角一如既往带着捉弄他的宠溺笑意,在大荧幕昏暗的光线下,好看的让他不知所措

“真这么害怕?”林在范覆上他的手捂住他的耳朵,又用了点力气把他的头往怀里按了按

崔荣宰稍微调整了一下上身,把手从耳朵上放下来,任由林在范的手帮他盖住耳朵,他的手则捂上了林在范的耳朵

“哥你心跳好快啊……你是不是也害怕啊……”

林在范看着崔荣宰被吓的水光莹莹的眼,颤抖却还是固执帮他盖住耳朵的十指

“傻瓜,心跳快不是因为害怕啊……”

林在范无奈的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用额头轻轻撞了下崔荣宰的脑袋,看他因为向后躲却不小心看到了电影画面,结果又哇的一声钻回自己的领域

“和暧昧对象去的话,百分百能在一起”

林在范想起了网上的影评,又低头看了看崔荣宰紧紧握住自己的两只手和紧闭的双眼

回去匿名加一条吧

“和怕鬼的暧昧对象去的话,百分百会有令人满意的skinship……的哟”

至于后来崔荣宰还拍了票根上传到ins story上,林在范表示无奈

希望下次粉丝千万不要问他昆池岩讲了什么,因为这小子肯定不知道

想起那天紧紧窝在自己肩头上捂着耳朵瑟瑟发抖的崔荣宰,林在范又挑起了个十分愉悦的笑

鬼片嘛,果然还是要配合崔荣宰,食用才更佳哦

------------------End---------------------

鬼片当然是配合荣宰食用更佳啊

晨憬:

ᕕ(ᐛ)ᕗ恶作剧之吻卡文了(理直气壮)

QAQ对不起嘛,我也不想的

但是有速打小甜饼,哭唧唧
------------------------------------------
-

“啊……本来确实是邀请荣宰去看了来着,但是被好好的拒绝了呢”

崔荣宰听到这话正在往头上戴发箍的手顿了一下,那长长的兔耳就软趴趴的耷拉在了他的头顶

用膝盖想都知道那边又在和粉丝说什么了,真是……

说实话林在范想去看昆池岩这件事崔荣宰不是不知道,但是他完全没想到林在范真的会邀请他一起

“我不去,真的不去!”

结果从几天前开始每次签售都会有没眼力见儿的粉丝问他们想不想去看昆池岩。结束后林在范就标准的遗憾脸,两条眉毛垮下来,那双撩人的眸里满满的都是满足不了的期待,然后外加叹一口仙气

“唉……本来……”

“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这磨人的本领一定不是跟我学的,一定不是!崔荣宰委屈巴巴的想

结束签售后离队的二人戴上帽子口罩就溜了,崔荣宰跟在林在范身后握拳默默发誓:“不睁眼睛就好了,不睁眼睛”

林在范一路都非常淡定,淡定的买了爆米花,淡定的拉着崔荣宰一起在座位上坐好,淡定的看完了开场

淡定的任由自己的右手被紧张的崔荣宰攥的通红

“哥……什么时候开始高能啊?”

林在范:“远着呢吧”

崔荣宰咽了口口水,手刚刚伸到爆米花筒里,音效作死的加大了音量,咚的一声吓得他直接撇了一把爆米花然后两只手都紧紧的握住了林在范的右手

林在范有点好笑地偏头看着他,捏了捏他的手心以示安慰

到了后来整个电影走向高潮,崔荣宰都感觉到坐在他右边的人牙齿打颤的声音了,他不由得就往林在范这边又靠了靠

画面开始频繁的出现高能,崔荣宰终于受不住了,拱着小脑袋就往林在范的怀里钻,终于被隔着一个座椅把手的林在范尽最大可能的紧紧搂住

他的脸贴在林在范的右胸口,离左心房还有些距离,但是却分明听到了扑通扑通扑通的声音,急促又美好

电影里的尖叫还在不停的钻进耳朵里,身前身后的惊呼也让他的神经十分紧绷,这时他就听到了林在范从胸腔传来的震动

崔荣宰捂着耳朵抬起头,映入眼眸的是林在范垂着眸看他的样子。嘴角一如既往带着捉弄他的宠溺笑意,在大荧幕昏暗的光线下,好看的让他不知所措

“真这么害怕?”林在范覆上他的手捂住他的耳朵,又用了点力气把他的头往怀里按了按

崔荣宰稍微调整了一下上身,把手从耳朵上放下来,任由林在范的手帮他盖住耳朵,他的手则捂上了林在范的耳朵

“哥你心跳好快啊……你是不是也害怕啊……”

林在范看着崔荣宰被吓的水光莹莹的眼,颤抖却还是固执帮他盖住耳朵的十指

“傻瓜,心跳快不是因为害怕啊……”

林在范无奈的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用额头轻轻撞了下崔荣宰的脑袋,看他因为向后躲却不小心看到了电影画面,结果又哇的一声钻回自己的领域

“和暧昧对象去的话,百分百能在一起”

林在范想起了网上的影评,又低头看了看崔荣宰紧紧握住自己的两只手和紧闭的双眼

回去匿名加一条吧

“和怕鬼的暧昧对象去的话,百分百会有令人满意的skinship……的哟”

至于后来崔荣宰还拍了票根上传到ins story上,林在范表示无奈

希望下次粉丝千万不要问他昆池岩讲了什么,因为这小子肯定不知道

想起那天紧紧窝在自己肩头上捂着耳朵瑟瑟发抖的崔荣宰,林在范又挑起了个十分愉悦的笑

鬼片嘛,果然还是要配合崔荣宰,食用才更佳哦

------------------End---------------------

晨憬:

说真的这个视频我能撸几万年

听到崽崽声音的时候笔哥脸上立刻就藏不住笑了,为了听到崽崽的声音还示意粉丝安静


连那句“说一下活动感言”说的都极其温柔的

听到崽崽说刚睡醒的时候眼睛里的宠溺满满的都要溢出来

还有挂掉电话之前的那句“好好吃饭啊”

无论我在哪里,果然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

晨憬:

QAQ啊这期提到了小七腰伤的时候没能参加最后音乐放送的时候
对话有点戳对视有点甜所以我得记录下来QAQ

我基:「啊上次最后音乐放送我们荣宰不是没参加吗」

我七:「啊?上次那是最后吗?!」惊吓+懵逼

我笔就看着小七特别轻的「嗯」了一声,带着笑但是还是看出来很遗憾QAQ

然后我七就陷入了“啊我的天我不知道那是最后我的天哪怎么办上次说的不太好有点随意”

然后……行了林借笔的眼神我不多说了- -7分钟眼睛长在崔小七脸上,没得救了跟我一样「喂!」

【范七】Some

晨憬:

-啊此去经年暂时没灵感_(:з)∠)_想起来微博的文一直没发上来QAQ一发小甜饼给我的范七爸爸和范七吹的小天使们233
(勿上身真人啦啦啦!)

----------------------------------------------------------

林在范一直都爱死了崔荣宰叫他哥的样子

小孩子嘟着粉嫩嫩的唇带着点撒娇的语气,眼睛里的光一闪一闪。甚至有时候还会把手搭在他胳膊上无意识的轻轻摇晃,最后总会被林在范抓住之后十指相扣

「荣宰是我拉拔大的弟弟啊」

林在范玩笑似的用手肘碰了碰被他禁锢在怀里软趴趴的崔荣宰「对吧?」

怀里的小孩子乖巧的点头附和,他在摄像机面前心满意足之后过了段日子宿舍里就爆发了王嘉尔在电脑前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荣宰啊你这什么表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在范略带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画面刚好被王嘉尔定格在崔荣宰背对着自己在镜头前做鬼脸的时候

哇小子长胆子了嘛?连说一套做一套的事都会了!林在范表面上咬牙切齿,一伸手抓住旁边要逃跑的小孩儿的后颈使劲揽到自己怀里大声的「呀!」了一声

果不其然得到了崔.毫无骨气.荣宰的讨饶

「哇哥我错了!我是你拉拔长大的没错,啊啊啊在范哥不要挠我痒我真的错了!」崔荣宰在林在范的魔爪下扭曲的活像个蚂蚱,bgm是王嘉尔一点同情心也没有的大笑声

所谓的“惩罚”也不过持续了十几秒,林在范向来舍不得对崔荣宰做什么。林在范的潜在弟控属性在崔荣宰这里是最严重的,他得承认这一点

后来在很多粉丝剪的小视频里也证实了这一说法。酷盖林在范对崔荣宰,从来都只有掐一掐后颈,挠一挠痒痒,打屁股的时候即使对着摄像机他也没舍得下过狠手

按金有谦的话在宿舍里吐槽的话说:我拍苍蝇的力气都比你打荣宰哥的力气大

毕竟如他所说,崔荣宰是他拉拔长大的弟弟,他宠惯了

虽然到了后来,林在范发现「崔荣宰最依赖的哥哥」这个角色对他来说有点越来越难做了

练习生时期太短导致刚出道的时候崔荣宰的定位着实尴尬,队里还没有同龄人这点在林在范看来更是雪上加霜。当时豪不犹豫把崔荣宰揽到自己这里林在范也觉得是很正确的决定,即使因为崔荣宰过敏宁愿把Nora送走也没有让他和别的成员一间屋子

他也早就料到以崔荣宰的性格不会和队里那些生性闹腾的小子有太长的隔阂期

果不其然

林在范时不时斜着眼看一下左边坐着王嘉尔右边坐着bambam后面还站着金有谦而本人正以“王”的姿态陷在沙发里打游戏的崔to the荣宰

……怕是养出了个假忙内

林在范叹气,又看了一眼身边不说话的段马克

「Mark气消了吧?」

完全队长式问话

段宜恩皱了皱眉,停下在手机上胡乱画圈的手「早没事了」

因为找口罩这种小事就吵起来还毁坏了个空调果断马也觉得这事儿想起来就有点丢人,但是现在跟崔荣宰没办法说话,着实尴尬

他又不是会哄人的性格,像是求救似的看了一眼面前翘着二郎腿时不时斜眼看一下客厅的林队长

收到队里大哥诚恳的目光,林在范没绷住差点露出玉米牙,后来严肃的咳了几声,得到了大哥显少翻出的白眼

「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说着段宜恩就站了起来,没走出阳台就被身后的酷盖叫住了,然后他听到了一声

「Mark啊对不起啊」

段宜恩回头,眼里有着疑惑

「你道什么歉?」

林在范抬手碰了碰鬓角,咧嘴「昨天不是也跟你吵了一下嘛,因为荣宰」

身为队长,昨天跟mark谈话的时候却护了一下短,不自觉的就用僵硬的口气说出了「你干嘛这样对荣宰」的话

结果后来也是不欢而散,问题也没得到根本的解决

然而果断马干脆不认为那是吵架……耸了耸肩表示是小事就晃晃悠悠去客厅了

留下林里兜一个人:???我在等着你问我怎么解决啊你为什么就这么走了??你哄的好荣宰吗你??啊??

后来事实证明,段天仙哄得好

他不仅哄的好,还成功的圈了一只名叫崔荣宰的饭,后来的粉丝全都管崔荣宰叫神级段吹

按王杰森的话说,由于种种原因宿舍分配出现了一些变动

是的,很大的变动

林里兜看着正在搬被子和枕头的崔荣宰表示,他很不开心

很!不!开!心!

人形抱枕被别人抢走了´_>`人形抱枕还走的毫无留恋´_>`人形抱枕还哈哈哈哈哈的看着自己说「在范哥我会想你的!」

我看不出来你会想我啊小子!

失去人形抱枕的打击没过几天,崔荣宰和段马克又合养了一只狗,很可爱的马尔济斯犬,崔荣宰一脸痴汉的呼噜着怀里小狗的毛一边对着他炫耀

「哥你看!可爱吧!是不是很可爱!」

染回黑发的小孩子刘海也顺从的放了下来,经过时间的打磨五官也越发清秀,干干净净的笑容和当初见第一面时叫自己“哥”的少年渐渐重叠,眼里依旧一闪一闪的光愈发耀眼

「嗯,可爱」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看着崔小朋友得到肯定之后一蹦一跳的抱着狗回了客厅,边跳还边喊着「听到了吧wuli米糕,got7的里兜大人说你可爱啊哈哈哈哈哈」

……傻小子,我在说你

这么想着林在范就看见段宜恩坐在崔荣宰身边,胳膊揽着荣宰逗他怀里的狗,坐在阳台的林里兜挑了一下眉

「呀真的不要叫米糕,叫coco吧」

「噫可是米糕可爱一点啊!」

「我是爸爸我说了算」

「……哦」

或许是被小孩子委屈的小表情萌到,段宜恩笑着摸了摸崔荣宰一头黑毛,看他委屈的嘟囔着「米糕你要改名叫coco了」又笑开了

那画面和谐的让林在范坐不住了,天很热,里兜大人很烦

事后就发展成粉丝们一口一个「coco的妈」「coco的爸」叫的欢。在那之前林在范宿舍里向段宜恩要了一次人,在节目里也跟段宜恩要了一次人,都被挡了回来

「我和荣宰现在很开心,你和Jackson也幸福吧在范啊」

里兜大人很烦,真的很烦

他幸福个屁啊开心果王杰森忙的飞起成天见不到人,每天房间都只有他自己和手机

林在范还清晰的记得在一次签售会,台下粉丝大喊着「Mark!Will you marry me?」的时候,他还在旁边傻乐着看好戏,就听见一声熟悉的大嗓门

「No!Mark is mine!」

对不起林在范当时连表情管理都忘了

他僵着脸看着段宜恩状似无奈的指了指站在旁边宣示主权的崔荣宰,眼里是和他一模一样的宠溺

在段宜恩旁边大笑着的少年和以前在电脑前对着粉丝留言拍着胸脯说「在范哥是我的男人」的崔荣宰重叠,他一下就焦躁的不能自已

不应该的,怎么会这么不安

你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崔荣宰了是吗

……或许你从来就不是我一个人的?

回到宿舍就被他在范哥关在屋子里的崔荣宰表示很方

他哥的表情不太对啊,腰又疼了吗?

迎着自家小孩儿担心的目光,林在范还是柔和了下来

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没变,跟以前一样,和他看别人是不一样的

那是只属于林在范一个人的,全身心都信赖的眼神

但是他看崔荣宰的眼神怕是早就变了

林里兜没出息的默默叹口气,张开手臂抱住坐在床上一脸茫然的小水獭

「荣宰啊你今天陪哥睡吧」

我还不知道怎么跟你说,选择沉默希望你别怪我

此时被他在范哥抱着的崔水獭正在内心挣扎着告诉自己没出息的心跳让它悠着点

你又不是第一次被在范哥抱啊你跳这么快干嘛!出息呢!

其实崔荣宰也想念属于他哥有点缠人的小习惯。晚上自己睡一个被窝的感觉没有两个人那么暖和,没人抱竟然都觉得安全感降低了几个层次。真是被粉丝说多了就越来越像只求被人抱的小水獭,想着自己这样不行硬是把恼人的习惯扳过来的崔宇直……

在他里兜哥的怀里悄咪咪的整只獭变成了粉红色

那天就演变成了晚上段老大一个人在房间:冷漠.jpg

至于到后来两个人倒是心有灵犀,崔荣宰没有问林在范那天的反常,林在范也没有做任何解释,但是两个人之间满天的粉红泡泡让粉丝大呼受不了

什么在台上公然宣布「如果我是女生我要和在范哥交往」啦「因为在范哥肩膀很宽性格也是我的丝带儿」啦

一向以chic&sexy示人的林里兜也「我不要成为粉丝,我要成为荣宰的一部分」啦「荣宰很可爱」啦

还有蜜汁对视蜜汁牵手蜜汁十指相扣蜜汁当众唱小黄歌

贴额杀壁咚杀电梯贴身杀,粉丝说林在范把所有的男友力全用在了崔荣宰身上

……没人告诉你们上班谈恋爱会被扣工资吗?

正在电脑上看饭拍的林在范看到这句没出息的笑了出来

崔荣宰边擦着头发看着他家队长傻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摇着头坐在他哥旁边,看到了那天林在范背着他的饭拍图

啊心跳……跳的比那天还要快,虽然知道他的在范哥永远都是把他的玩笑也当真,但是被毫不犹豫背起来那一刻还是可耻的紧张了

他悄咪咪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林在范,然后就移不开眼了

他哥也在看他,用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神在看着他

然后崔水獭又变成粉红色了

林在范依然爱死了崔荣宰叫他哥的样子,虽然现在他也不仅仅只是他哥了

got7最棒的里兜大人看着手机里饭拍配字「今天的范七也是甜甜的_(:з)∠)_」一如既往的笑的没了眼睛


-------------------------End-----------------------------

【范七】股掌之爱

晨憬:

热烈庆祝我的维他哥哥回归LOF!


热烈庆祝我和我的心上灯养出了大火苗!


热烈庆祝……我的恶作剧之吻形成的脑洞终于被我卡出来了【。


标题想了很久,结尾也想了很久


总之,是两个小傻瓜的故事


--------------------------------------


【0】


 


你是我的光


 


是我的信仰


 


是我的神明


 


 


【1】


 


“总之……”同桌背着书包无奈的伸出手指戳了戳还在眼巴巴的看着校门口的崔荣宰:“你也不能一直在这等着他啊?”


 


崔荣宰皱起眉头,盛夏的黄昏总是闷热到让人无所适从,但是他还是固执的不想离开半步


 


“有谦啊……你先走吧?”


 


金有谦真的拿这个比他大一岁但是却总是傻乎乎的崔荣宰没辙,走远了几步还是不放心的回头看了看,在空无一人的校门前那个比他矮了半个头的身影好像孤单的难以自持似的,他叹了口气还是走回去了


 


“算啦算啦,把你一个人留着万一被人拐跑了怎么办,阿姨怕是会打死我的”


 


崔荣宰有点感动,伸出手握了握金有谦的肩膀,然后深吸一口气继续等


 


等到身边的金有谦踢飞了脚下的第十六颗石子,终于有个挺拔的身影披着日落黄昏缓缓出现在他被夕阳染成暖黄色的瞳仁里


 


那是一张过分淡然的脸,好像盛夏对他没产生丝毫影响一般。单肩背着书包的少年连走路的步伐都依旧有条不紊,那双净白的运动鞋像是走在崔荣宰的心上似的,让他本就因为此人出现而紧张起来的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


 


等到那人终于走到他身边,空气中猛然侵袭而来的薄荷香让他瞬间头昏脑涨,崔荣宰僵在原地无法动弹,还是金有谦看不过去怼了怼原地发愣的傻同桌


 


“干嘛呢!不是有话要说吗!”


 


崔荣宰这才反应过来,眼看着那人的背影越走越远,他终于拔腿追了上去,却还是在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林,林同学!请……请等一下!”


 


眼前人听到身后的呼唤就停下了,背着暖光回过头,崔荣宰看着那人好看的眼顺着霞光缓缓落在自己的身上,呼吸就又急促起来了


 


“有事?”


 


其实这人的声音他这两年间听过很多次,他费尽心思制造出的偶然也好,每次学校大礼堂的讲话也好,优秀师生的报告也好


 


这浸着薄荷的清冷嗓音,他既渴望又熟悉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对他黏黏糊糊又犹豫不止的语气感到十分奇怪,本就因为放学值日影响了些许心情的少年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金有谦眼看着崔荣宰头都快低到地底下去了,只能在不远处翻了个白眼,大跨步走了上去站在崔荣宰身边,趴在他耳边轻声提醒:“机会只有这一次哦,难道你想在全校面前告白吗?”


 


被这么一说再在脑内联想了一下瞬时就起了一堆鸡皮疙瘩,崔荣宰终于猛地抬起头,用尽全身的力气从身后拿出了一直紧紧攥着的青绿色信封


 


“林在范同学!我……我喜欢你!”


 


……


 


林在范略微垂下眸瞄了一眼匪夷所思的信,上面的名字也被眼前紧张的满脸通红的少年糊上了大半。他挑了挑眉,手也并未从裤袋里抽出来


 


“不必了”


 


被略长的刘海微微遮挡住的视线里,崔荣宰看着那人依旧踩着平稳的步伐,背对着他越走越远


 


但已经没勇气再上前叫住他了


 


“喂!好歹看一下信再拒绝啊你!”身旁的金有谦紧了紧拳头就追了上去,崔荣宰眼里的泪还没来得及掉下来就直接被吓回了眼眶,赶紧跟着金有谦往前跑


 


显然晚了一步,因为金有谦已经伸手扯住了林在范的一丝不苟的制服衣领,让他本来好好垂在胸前的领带也被弄歪了几分


 


“做人最起码的尊重也不懂吗?优等生就这么了不起?被称为天才了不起吗?啊?”


 


崔荣宰上前拽着金有谦的胳膊把他向后拉,一直低着头没再看林在范一眼,手里紧紧攥住金有谦的手腕就想往回走


 


被拒绝已经很难受了,再在这人面前哭出来那就真的太丢人了


 


“我说,他这么没礼貌你就不生气的啊?别拉我我要回去揍那小子……”


 


这番争执仿佛与林在范无关,刚刚被抓住衣领的好像也不是他。他近乎平静的整了整制服,连眸光都未产生丝毫波动:“剥夺别人拒绝告白的自由,不由分说就用暴力解决,你的确很礼貌”


 


“谁逼着你接受了小子!别人的真心就算不接受也不能直接忽略吧?!”


 


林在范终于勾了勾唇角,用眼尾余光瞄了一下一直低着头的崔荣宰:“不会接受的心,看了就有用吗?”


 


“你他妈真是……”


 


“别说了!”崔荣宰紧紧咬着已经有些发白的下唇,握着金有谦那只冰凉的右手又紧了几分:“别说了,有谦……我们走吧……”


 


很狼狈了,所以已经够了


 


林在范终于舍得赏给崔荣宰一个漠然又沉静的目光,即使崔荣宰没抬头也觉得那双仿佛映不下一切事物的眸简直刺的他动弹不得


 


“知道了,我看就好了吧?”林在范微微欠身从崔荣宰手里抽走已经被攥的发皱的青绿色信封,还没等拆开那被细心粘合的开口,转瞬就又被崔荣宰扯了回去


 


他看着空荡荡的手心有些发愣,委实开始弄不懂眼前这个比他矮上小半个头的栗子到底想干嘛,然而再次和崔荣宰对上眸竟然看到了他发红的眼


 


栗子很白,刘海不短不长刚刚好,眼睛算不上大,但是弯弯的,笑起来应该是一副平常人都喜欢的傻样子


 


但是此时这双弯弯的笑眼却在哭


 


哭的原因,难道是因为他吗


 


“不要……拿怜悯的心态去看这封信”崔荣宰语带哽咽,却决绝异常:“不想看就不要看,打扰你了真是抱歉,林同学”


 


我的这份感情,就算你不想要,也请不要轻视


 


那个名叫有谦的看着栗子跑走回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林在范不可置否的挑挑眉,果不其然又看到了眼前人恨不得揍他一拳的表情


 


他以前绝对不会做这么幼稚的挑衅动作的


 


真是奇怪


 


 


【2】


 


第二天一早的上学路上竟然又碰到了栗子


 


身边依旧跟着那个远处看起来跟蘑菇长的一样的大高个


 


是叫什么来着,林在范眯着眼睛想了想


 


他想起来昨天栗子低头红着眼圈委屈万分的语气


 


“有谦,这边!”


 


哦,是叫有谦来着


 


“哟?这不是我们林大天才吗,早上好呀?昨晚睡得好——吗”


 


“有谦,别这样……”栗子瞬间变得软软糯糯的声音在他身后随即响起,林在范随意往后一瞟就又看到了他如同昨晚一般搭在高个子胳膊上的手


 


栗子真的很白,林在范重新转过头的时候这么想


 


金有谦在他背后做了个鬼脸,长臂一伸就搂着崔荣宰往教学楼跑去,边跑还边念叨着“那种混蛋你赶紧忘了他,放学跟哥哥去打游戏!”


 


“啥啊……”崔荣宰无奈只能在他的臂弯里被他带着奔跑,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偏头看了看在林荫道中走的不紧不慢的林在范


 


清晨的阳光还没有那么盛,他脚下依旧走的平稳如斯,如同每一次崔荣宰透过人群偷偷看他时一般从容不迫


 


但是,好孤独


 


总觉得他好像一个人,走了很久很久了


 


午饭的时候又碰到了


 


林在范抚着额头,觉得从昨天下午到现在的生活比解不开的数学题还要令人头疼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巧合啊


 


一边戳着碗里的白米饭,林在范叹了一口气


 


其实他也想问,为什么就被一个栗子打乱了生活节奏和规律啊


 


“那……那个……”


 


啊,你看看,又来了


 


林在范抬眼,眸子里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焦躁就尽数落入端着饭盘的崔荣宰眼里


 


他捏着饭盘的手指抖了一下,随即又双臂前伸


 


林在范看着栗子没怎么动过的饭菜,不明所以:“什么事?”


 


“我……我记得你,不吃鲑鱼……”


 


林在范一愣,随即神情变得复杂起来


 


今天他来的有些晚,所以食堂饭菜除了鲑鱼就只剩下清汤寡水的煮青菜


 


他不喜欢吃鲑鱼这件事,恐怕只有常做饭的妈妈知道


 


崔荣宰又把手臂往前递了递,看着他的眼睛明亮又清澈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跟你换……”


 


林在范这才注意到,在他眼前被供奉一般献上来的饭盒里,装着的是糖醋排骨


 


“啊!”像是急着解释什么似的,崔荣宰腾的红了脸:“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今天还要值日……吃不饱的话……”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值日?”


 


这话一出,果不其然就看到眼前的栗子差点连手里的餐盘都端不住了。被戳破心思一般低下了头,难堪的表情和昨天被他拒绝时如出一辙


 


可怕的是,他竟然也觉得像被什么细小的东西扎了一下一般,开始微妙的疼痛了起来


 


“没有别的意思,就不要再做这种事了”林在范抬手推开崔荣宰那份看起来丝毫未动的午饭,随即收拾了自己的餐盘


 


崔荣宰站在原地没有动,食堂热闹依旧,没人注意到这一方小小的角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不过他的心又被踩碎了一次而已


 


没什么大不了的


 


【3】


 


放学的时候没看到栗子,林在范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值日的时候索性放飞自我尽情拖延了时间,后来锁上教室门的时候心里竟然还紧张了一下


 


从小到大,上台演讲没有过心跳加速,期末考试没有过心跳加速,被人夸奖没有过心跳加速


 


这种心脏被什么轻微攥住的感觉,他很陌生,也很讨厌


 


别人对他的喜欢什么的,反正很快就会消失的


 


人类偶然又突如其来的执念,在他眼里是比只存活在夏天的蝉还要短暂的东西


 


……在被堵在巷子里的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最近是不是真的太倒霉了,也许上次不应该拒绝老妈要给自己求个转运符的建议的


 


堵住他的人一个个看起来凶神恶煞,手里拿着铁棍,其中块头最大的那个纹着夸张的花臂,身上还散发着夸张的古龙香


 


虽然这些人在林天才眼里跟跳梁小丑没两样,不过眼下的情况看起来确实是他比较吃亏


 


正在想着对策,对面已经轮着棍子向他靠近,林在范靠着还不算差的反应神经偏身躲过了一记,却把没防备的后背暴露给了大块头


 


铁制的棒球棍打在身上的声音很响,林在范正在盘算自己大概会断几根骨头,但是身体并没有传来该有的疼痛感


 


他被一双并不强壮的臂膀紧紧搂着腰身,对方温热的身躯挡在他身前,栗色的发丝被带起来的风搔动起来,让他的鼻尖痒痒的


 


“喂老大,金……那小子说过不让我们闹大的!”


 


大块头也没想到崔荣宰这个变数,呸了一声权当自己倒霉似的骂骂咧咧就走了


 


林在范被压在巷子角落边堆摞起来的空纸箱子旁,替他挨了一棍的少年仿佛疼的不行,一直在嘶嘶的抽着气


 


他就又体会到了18岁的人生中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名叫慌乱的情绪


 


“喂,你没事吧?”


 


“喂,说话!”


 


“我说,崔荣宰你说句话!”


 


趴在他身上的栗子终于动了,小脑袋撑在他胸前:“你知道……我的名字啊……”


 


一边心里想着那算哪门子的重点,林在范一边掏出手机打120


 


“不用……”栗子伸手按掉了通话键:“他下手留了几分力…不用去医院……”


 


崔荣宰尝试着起身,后来还是被意料之外的疼痛击垮,就一直可怜兮兮的趴在林天才的身上手足无措


 


“对……对不起……”


 


“嗯?”想着怎么也轮不到眼前的人和他道歉,就又听到趴在自己胸前的栗子支支吾吾


 


“……好像是有谦惹的麻烦,我替他……跟你道歉”


 


林在范皱皱眉,没有回应


 


过了一会儿,崔荣宰感觉到一只温柔的手托住他的腰,小心翼翼地带着他起来。而后林在范就半蹲在了地上


 


崔荣宰吓得不知所措,看着林在范与同龄人相比显得宽阔又可靠的后背,愣在原地如同雕塑


 


“愣着干什么?上来”


 


“不,不用了!”崔荣宰连忙摆手,不料这个动作牵动了后背,登时疼的整个人呲牙咧嘴


 


“啧”林在范看不得他一副受惊小白鼠的样子,抓住他的手轻轻往自己的方向一拽,人就轻而易举的到了他背上


 


哇,真是好厉害的心跳声


 


他这么想


 


肯定是这个没出息的栗子的


 


林在范如是想


 


【5】


 


栗子不仅很白,还很轻


 


买完消肿祛疼药膏的林在范瞟了一眼乖乖在便利店的桌子旁抱膝坐着的崔荣宰,活像是被人捡到的汪星人,眼里不由得就带了几分笑意


 


“拿着,早晚一次”


 


崔荣宰接过药膏,乖巧的道了谢,时不时的抬眼看看他,小心翼翼的


 


“……谢谢”


 


“啊?”


 


“我说,”林在范叹了一口气,带着认命似的无奈:“谢谢你”


 


如果刚刚没有崔荣宰,那一棍子就是直接打到他胸前


 


情况肯定要比现在糟的多


 


崔荣宰仿佛是被这么真挚的他吓着了,愣了好一会儿才磕磕巴巴的说没关系


 


林在范很奇怪,这个栗子明明在那个什么什么钱面前说话元气的像个扎不破的小气球,为什么在他面前就像晚期结巴患者一样说句话要费这么大劲


 


因为喜欢吗


 


他突然想起来那封他还没来得及看到内容的青绿色情书,还有今天被他拒绝的糖醋排骨


 


信封上“崔荣宰“三个字明明那么简单的就印在了心里,是因为他天赋一般的过目不忘吗


 


那份糖醋排骨应该很好吃,其实拒绝了他有点后悔


 


……今天说的话也并非他期望的语气,只不过一连串的出乎意料也会让他这个天才不知所措,莫名的就把脾气撒给了他认为的罪魁祸首


 


被我说了那些话,你不生气吗


 


“后背,真的没关系吗?”


 


崔荣宰又被他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连连摇着头说没关系,然后又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膝盖


 


“我说”林在范在桌子的一边用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盯着栗子的发旋:“你为什么喜欢我?”


 


“欸?”


 


“因为脸吗?”总不可能是因为性格吧,连自家老妈都嫌弃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成为被人迷恋的理由


 


只不过今天栗子冲上来护住他的场景仿佛被做成了慢镜头,一遍一遍在脑子里回放,扰得他心都乱了


 


“才……才不只是因为脸!”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大了些,崔荣宰连忙放轻了声音:“我……喜欢你很多……”


 


“……例如?”


 


林在范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栗子对于这份感情的维护很有执念,那仿佛是他心里的一片净土,不容任何人玷污


 


哪怕是他本人


 


这种被人细心安放的感觉并不坏,至少他觉得抚慰了他饿了一下午的胃,让他有些飘飘然


 


“高一的时候……我忘记戴眼镜,只能听到你在大礼堂讲话的声音。就觉得,你的声音好好听”崔荣宰悄悄抬起头,确定林在范不是在耍着他玩,语气才慢慢平稳了下来


 


“后来……每次成绩单上,你的名字都在第一位。渐渐的,就记住你的名字了”


 


“大家都叫你天才……直到高二你为了新一届新生再度登台作师生演讲,我才知道林在范就是那个曾经新生演讲的时候的学生”


 


“然后,慢慢的就开始……注意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很喜欢你了”


 


崔荣宰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看着林在范,像是一个人在讲故事一样,但是眼睛里闪着的是林在范总能看到的光芒


 


坚定又向往的光芒


 


“知道我不吃鲑鱼也是?”


 


“……食堂,每次有鲑鱼你都不会往那个窗口走的……”


 


“知道我什么时候值日也是?”


 


“……有时候会买奶茶给你的同班同学,悄悄打听到的”


 


“……”


 


煞费苦心啊


 


林在范摇了摇头,就听到栗子又再度软下去的声音


 


“对……对不起,觉得很恶心吧……”


 


恶心倒是没有……只不过知道自己原来被这么放在心尖上注意着,有些吃不消罢了


 


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栗子做了什么决定似的盯着他,把林在范吓了一跳


 


“以,以后不会给林同学造成困扰的!我,我会离林同学的生活远一点!”


 


“……啊?”


 


“你……愿意听我的心意已经很感谢了……至少,我没有喜欢错人……”


 


喂喂,对话怎么会向这个方面发展的啊


 


“总之!会努力忘记林同学的,我会努力去喜欢别……”


 


“喂!”


 


崔荣宰被突然暴怒的林天才惊得忘了接下来的话,刚刚的坚定决绝转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不起自己似的,他咬着淡色的唇又低下了头


 


别哭啊,好丢人


 


林在范叹了口气,伸长手臂触碰了他被泪浸的温热的脸颊


 


白白的栗子眼角微红,抽着鼻子的样子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抱着膝盖看着他,乖巧又可怜


 


忘了自己喜欢别人?谁允许了?


 


【6】


 


“我说,那封情书,我能看看吗?”


 


“欸?!我没……带在身上”


 


“……嘛,那以后,糖醋排骨还会让给我吃吗?”


 


“会……但是,为什么……”


 


“喂,要不要和我交往?”


 


“欸????!!”


 


后来那封情书还是被独行又专横的林天才翻到了


 


信的内容十分枯燥无味,并没有那天在便利店听到的话一半动听


 


而且结尾的一句话,很明显是交往后某位栗子自己补上的


 


林在范大手一挥,在崔荣宰乖巧的字迹后面补上了一句话


 


“谢谢林同学,愿意喜欢我”


 


“也谢谢崔同学,愿意让我喜欢”


 


---------------------END-------------------------